时小五

新·不定时发文·手
镇魂天官魔道渣反盗笔倾乱...
(以上是我萌的书,别多想.)

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原著向) 长篇
  不定时更   肯定HE
  甜

楔子
沈巍以身殉大封,生三魂七魄。
赵云澜获得记忆,昆仑君重现。
生活回到了正轨。
特调处一如既往,热闹且温暖。
众人的生活轨迹回到了从前。
对了,他们还搬了家。
_____________
|龙城大学路九号|
----------------


    某天下午
    赵云澜溜去沈巍教室听他家沈教授讲课。
    汪徵桑赞在一起整理图书区的藏书。
    楚恕之在外面训练郭长城。
    林静不知道又跑到哪里破戒去了。
    只有大庆自己孤零零的呆在特调处看家。
    __________
    |特别调查处|
    -------------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有人在吗?”

    大庆变回人身叼着小鱼干就去开门,“谁啊?大清早的来扰人清梦。”

    “沈教授?您怎么来了?我们处长去找你了啊,您不知道吗?”看见沈教授低着头,大庆有些疑惑,而且感觉今天的沈教授有点......恩,怎么说呢,给人的感觉跟平时不太一样。沈巍抬头看了大庆一眼。大庆禁不住打了个哆嗦。恩,眼神也冷嗖嗖的。

    于是大庆心直口快的问了出来,“沈教授我怎么感觉您今天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啊哈哈。”

    “哦?是吗?我,就是变了一个人啊。”沈巍一边说着,一边弄晕大庆,又顺便把他变回猫,大庆都来不及呼救就不省人事了。沈巍捡起大庆掉在地上的手机,抱着猫离开了。

    在外人眼里,就是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士敲开了特调处的门,和里面的人交谈一会儿之后,抱着一只猫离开了这里。

    一点都不奇怪。
    ________
    |龙城大学|
    ----------
    “赵云澜!”沈巍实在忍不住,红着耳朵吼了赵云澜一声,“你给我回去工作。”

    赵云澜被沈巍赶回了特调处。理由是:在教室打扰老师心情,扰乱教室秩序。恩很棒了。

    于是,赵云澜坐在摩托车上,给了沈巍一个飞吻,哼着歌开着摩托就溜了。留下沈巍慢慢红了耳朵尖。
    __________
    |特别调查处|
    -------------
    赵云澜停下车,拆开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往特调处走去。

    唉?这门怎么开着?肯定是那帮臭小子又忘了关门。赵云澜心里想。哎呦,没人看家?胆子肥了都,老大不在就敢翘班。

    “赶  紧  给  我  回  来  工  作 。”赵云澜拿出手机从他们群里心平气和地发了个语音。

    五分钟之后,特调处众人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认真地工作着,热情地讨论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赵云澜环顾一周。大庆呢?那只肥猫又去哪浪了,连上级的话都不听。

    “汪徵,给肥猫打电话,告诉他说如果五分钟之内再不出现在我的眼前,他的干煸小鱼干和年终奖就要彻底消失了!”“恩,好的。”

    “吱呀―”所有人期待地看着大门。沈巍推门而入。“怎么了,都看着我。我有什么问题吗?”“没啊,宝贝儿你有什么问题。这不是等大庆呢嘛。”
   
    “嘟―嘟―  喂,副处,赵处说...”赵云澜一把把手机从汪徵手里拿过来,按开免提,“我说肥猫,你不仅长的肥,胆子也肥了啊,再不过来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喂,赵处长,好久不见啊。你还记得我吗?”

    “鬼 面 。”沈巍沉下了脸,“你不是..”

    “怎么,你是想说‘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还用那只猫的电话’是吗?呵,哥哥,你真是天真,我会不给自己留后路吗?我又不是昆仑君。”

    “大庆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它啊,睡的正香呢。哥哥你要是想把它接回去的话,今晚就去龙城外面的郊区找我吧,我们兄弟俩好好叙个旧。哈哈哈哈哈。对了,我不想到时候看到别人哦。再见。”

    “该死。他竟然还活着。”沈巍用力地砸了一下桌子。

    “宝贝儿,别急啊,气坏了身子就得不偿失了。”赵云澜抱住沈巍,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背,安慰着他。

    “云澜,我没事了,我先回家收拾收拾。”

    “你想一个人去?”这次赵云澜黑了脸。

    “我...”“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等着,我陪你一起去。”“那,好吧。”

    “你们在这里看家,听见了吗!”
    “是,赵处!”
  
    回到家,沈巍倒了两杯水,拿给赵云澜一杯,“云澜,给。”“现在才知道讨好我啊,晚了。”坐在沙发上的赵云澜拿起水杯,一饮而尽。

    不一会儿,赵云澜困意上涌,“沈巍,我先睡一会,你不能自己去,听见了吗!”“好。”

    看着赵云澜熟睡的面容,沈巍渐渐俯下身,在他额头上落了一个吻,“对不起。”说完,起身离开了家。
    _________
    |夜晚 郊外|
    -----------
    “鬼面,出来吧。”
    “哥哥,真听话啊。”
    “说吧,你叫我来做甚。还有,大庆呢?”
    “那只猫?好着呢。哥,我跟你斗了几百年,我也累了。毕竟我们兄弟一场,我想在..之前见你最后一面。顺便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说完,鬼面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
    沈巍一想就明白了,他并不是没有死,而是有了魂体后暂时的存活。

    沈巍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兄弟俩释然的时候竟然是这种场景。他不假思索,立马向鬼面输送能量,希望能阻止他的消失。
    结果这时候,一只即将渡劫的狗妖跑到了这里,一道天雷劈下,形势逆转。
    _____
    |新·家|
    -------
   “嘶,头怎么这么沉。”赵云澜从沙发上坐起身,向窗外一看,“我这是睡了多久啊。宝贝儿,沈巍?小巍?”
    赵云澜叫了几声发现没有人回应之后,就明白了。“沈巍,你给我等着。”
    赵云澜咬着牙放了一句狠话,随后收拾东西去找自家不省心的媳妇去了。
    ________
    |龙城郊外|
    ----------
    “沈巍―,小巍―,你在哪?” 等赵云澜赶到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吃了一惊。

    只见一个黑色长发的清秀少年躺在地上,身上是大了许多号的西装,一只小奶狗压在他的身上。旁边还躺着一只肥猫。

    赵云澜震惊地失去了言语。
    若不是那身西装,还有那张熟的不能再熟的脸,谁敢相信无所不能的堂堂斩魂使大人,竟然变成了小孩子。
    赵云澜赶紧把他抱在怀里。免得冻着。

    赵云澜正魂游天外胡思乱想,突然感觉怀里的人儿动了一下。
    低头一看,正好对上一双眼睛。

tbc.

刷LOFTER时依旧被@朱一龙  哥哥和@白宇WHITE  哥哥的颜值演技和各种各样的表情包圈粉。
我是读过这部小说的。
当知道《镇魂》拍电视剧的时候,我其实是不接受的。害怕像《盗笔》和《魔道》一样。
不过当我看到龙哥宇哥扮演的沈巍和赵云澜的剧照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说,就是他们!
真的,说实话,龙哥和宇哥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像从书里走出来的一样。
虽然我的脑海里没有成型的巍澜模样,但是龙哥宇哥扮演的他们瞬间弥补了我对巍澜的想象。
不管是长相,性格,亦或是给人的感觉等等,真的完全符合我心目中的巍澜形象!
而且细节表现,各种小表情什么的也让我感觉超开心!尤其是那种小心翼翼的感情啊。
虽然我是因为《镇魂》这部电视剧粉上的龙哥宇哥,但我会一直支持你们哒!
我知道肯定有一大把的人是这么想的,但是我还是想发出来。
配上几张从微博搞到的图。
嘻嘻。

羡慕微博由于叫龙哥哥哥被翻牌被诶诶的人  :(
我也想住在微博。🙃
等期末考试结束,我也去抢沙发!!

刷lofter看到宇哥龙哥的图太兴奋
有点睡不着觉。

emmmm 算了还是睡觉吧太晚了
晚安。

一个小日常

(短甜,超清水,一发完)

第一次写。如果不喜欢的话,评论的时候记得措辞稍微温柔点。Q_Q
顺便提一提建议。
(我觉得这篇好清水好平淡啊就像吃素一样。)

    沈巍赵云澜已经在一起了。

    今天的赵云澜在特别调查处依旧是瘫(葛优瘫)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无所事事。

    哦,不对,是在想他家的可爱害羞的沈教授。

    周五下午三点钟。

    “咚咚咚”

    “肥猫,去开门。”

    “滚,假和尚,我用爪子开吗?!喵~ 小郭,去开门。”

    “小郭!让那只肥猫自己去。”

    “楚哥,我...我去就行,没事。”

    “请问有人吗?”

    “!是斩魂使大人!”

    “宝贝儿~~”耳尖的赵处长一边喊着一边向门口跑去,还不忘瞪那几个人(哦,对了,还有妖、僵尸 -_-)一眼。打开门,给了沈教授一个熊抱。

    随后赵处长挑起沈教授的下巴:“宝贝儿,今儿下午怎么来这么早啊?是迫不及待想见到老公啦?恩?”

    沈巍低下头,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

    赵云澜看着这一幕,心想:天呐,我媳妇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爱害羞!

    然后沈巍抬起头,用他那双充满深情的眼睛看着赵云澜:“恩。想你了。”

    调戏不成反被撩的赵处长瞬间红了脸。

    特调处全体人/尸/妖员:这碗狗粮我干。-_-

    “对了,云澜,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早来找你吗?”沈巍期待地看着赵云澜。

    “我,额,应该知道?”赵云澜有点蒙。

    “你答应我今天下午一起早点去泡温泉的。我还特地跟别的老师调了一节课呢。”沈巍委屈,但他不说。只是用那种委屈中透露着一丝失望、一丝期待、一丝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忘记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快点想起来的眼神一直看着赵云澜。

    赵云澜被那种眼神看的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个渣男。

    特调处众员用指责的眼神看着他:不是仿佛,你就是个渣男。

    “走!现在就去!”赵云澜大手一挥,揽住沈巍的肩膀就要往外走。

    “等等等等!”林静拿着一分报告追了上去。

    “赵处,留步啊,还有报告没改完呢!”

    “你们自己看着办就行。我相信你们。”

    随后在特调处全员幽怨愤恨的眼神中,毫不犹豫地领着媳妇潇洒离开。

    “这是早退!死给。”

    “喵~ 身为领导竟然早退!”

    “阿弥陀佛,唉。有了媳妇不要工作啊。”

    “那个,既...既然赵处走了,是不是我们也...也能走了啊。”郭长城弱弱的说。

    一瞬间,所有人/妖/尸的目光钉在郭长城身上。这让郭长城浑身不自在。他以前从来都不是众人的焦点。

    “楚...楚哥,你们怎...怎么了?”

    “你小子,聪明了啊哈哈哈。”

    “走了走了回家,我还要吃小鱼干呢。喵。”

    “可是,赵...赵处到底走没走啊。”

    郭长城刚说完这句话,一眨眼,面前的人和猫一下子消失了。

    “咦,楚...楚哥,红姐,他们人呢?”

    楚恕之指了指窗户。(那里正好能看见他们的停车场。)

    “哦,那...那我也去看看。”

    赵云澜揽着沈巍下楼之后,心里稍微有那么一点点...愧疚。

    “哎,媳妇,我是不是该给他们发奖金啊,发个领导走了还坚持工作奖。”

    “恩。”

    走到车前,赵云澜忍不住往办公室瞥了一眼。

    就看见窗户上贴着三张脸,正直勾勾的盯着他们。仿佛在说:快走啊,怎么还不走啊。
   
    瞬间赵云澜心里的愧疚烟消云散。愧疚?不存在的。“媳妇,你上车等我。”说完,就带着杀气往回走。

    “天呐,赵...赵处又回来了。”

    他们看见赵处长又回来了,急忙回到自己位置上,热火朝天的讨论报告应该怎么改。连大庆都一本正经地坐在桌子上认真听。

    赵云澜推门而入,气急反笑,说:“我本来还想着给你们发奖金来着。结果回头一看,窗户上有三张脸盯着我。那眼神就像在说:快走快走!”

    说完,瞥了林静和大庆一眼。

    “还有小郭呢,你怎么不看他?阿弥陀佛。佛祖曰:要一视同仁。”

    “小郭这孩子这么老实这么乖,肯定是你们带坏的。”

    郭长城一不小心红了脸。

    “对了,告诉汪徵,让她记上:扣林静和大庆一个月奖金。”赵云澜说完,就去找他的小巍巍求亲亲求抱抱求安慰去了。

    林静和大庆面面相觑:明明是小郭啊?为什么不扣他奖金??? 我们才是受害者。
    [委屈.JPG]

    赵云澜走到停车处,就看见沈巍乖巧地坐在副驾驶等着他。心都要被萌化了。

    “mua。媳妇,我们出发喽!”
    “恩。”

END.

    想起高三(划重点)课间,班主任开车回家。我们班有一群人(至少十五六个,也包括我 -.-)趴在栏杆上直勾勾顶着老班的背影。(那个画面真的很美很吓人)
    老班一回头,吓得我们一瞬间冲到教室位置上假装学习。
    不一会儿老班走进教室,手里拿着车钥匙,气笑了,说:“我本来想走,走之前想回头看一眼你们。好家伙,一群人盯着我回家。我想了想,你们既然舍不得,那我就在这里陪你们待会儿吧。”
    我们班的人忍不住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