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小五

新·不定时发文·手
镇魂天官魔道渣反盗笔倾乱...
(以上是我萌的书,别多想.)

㈢ 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七夕节要到了。

    __________
    |特别调查处|
    -------------
    赵云澜仔细想了想,大手一挥:“明天放一天假,你们好好玩啊。”

    即使他如此善解人意,依旧是得到了以祝红为首的多数人的白眼。

    赵云澜不以为意:“没办法,谁让我有媳妇呢。有本事你们也去找一个啊,瞪着我管什么用。”

    他收拾收拾准备回家,“好了,我走了啊,我家小巍巍还在等着我呢。有事打电话啊。”

    刚迈出特调处大门,赵云澜突然回头来了一句:“咳,那几个没对象的,实在没事可以看家啊。”

    说完,立马骑上摩托绝迹而去。任由那几个单身狗的诅咒飘散在风中。

    ___
    |家|
    ---
    赵云澜拿着在路上买的饮料和甜点(由于买饮料时小姐姐极力推荐说这一款甜点适合小孩子吃,赵云澜一个心动就买了一块来诱惑自家的小朋友)开开了家里的门。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一些震惊:家里就像招了贼一样,不,是像养了一只哈士奇,一片狼藉。

    他默默的退出去,看了一眼门牌号。没错,是自己的家。心情沉重的进了屋。

    往沙发上一瞥:小奶狗的脖颈被小鬼王死死抓住按在沙发上。小奶狗拼命挣扎,而小鬼王不为所动,甚至还抽空吃个小零食。

    赵云澜额角抽了抽,“小巍。”

    小鬼王听到声音,回头一看,他喜欢的朋友脸有点黑。

    “你回来啦。是鬼面一直在屋里破坏,我才抓着他的。”

    “……鬼面?在哪?!”
    “呐,就是他啊。”小鬼王抓起小奶狗往赵云澜面前送。

    一看是狗狗,赵云澜的心放下了。天知道他刚才听见鬼面的名字时,心都提起来了。

    “没事,我等着找一个笼子把它关进去就行了。”
    “那,你的屋子怎么办?”

    “没事的,一会儿叫家政阿姨就好。小巍不要担心。”赵云澜摸摸小鬼王的头,“明天我放假,带你出去玩怎么样?”

    “真的吗?我还没出去过呢。”小鬼王满眼都是欢喜。

    “叫声哥哥,我就带你出去。”赵云澜的坏心眼又冒出来了。

    “哥哥。”小鬼王睁着大眼睛期待地看着赵云澜。

    “啊好!早点睡,明天带你出去玩。”

    “恩。”小鬼王面上波澜不惊,可心里却充满了对明天的期待。

    第二天   七夕节

    “哥哥,醒醒,哥哥。”赵云澜在睡梦中感觉有人在叫自己。睁开眼睛,就看见小鬼王在床边推他。

    “怎么了,宝贝,恩?”赵云澜带着睡意的声音让小鬼王红了耳朵。

    “你答应带我今天出去玩的。”

    “所以你一晚上没睡?恩?”听了小鬼王的话,赵云澜边起床边调戏他。

    “我没有。我,我只是醒的有点早。”小鬼王的手无意识的拽着衣角,又红了耳朵。

    半个小时之后,收拾得帅气的赵云澜带着打扮得萌萌哒小鬼王开始了七夕之旅。

    ______
    |游乐场|
    --------
    赵云澜牵着小鬼王的手来到了游乐场。

    门口一个卖棉花糖的老爷爷说:“这位小兄弟啊,给你弟弟买个棉花糖啊。很好吃的。”

    “小巍,你想吃吗?”
    “我,我不想吃。”小鬼王嘴上说着不吃,可眼睛一直盯着棉花糖。

    “老板,来一个。”赵云澜心想,沈巍小时候什么好吃的都没有,现在有机会了,我一定让他感受一下快乐的童年,以及约会。

    “小兄弟,给你。”
    “老板,你的钱。”
    “小巍,来,吃吧。”
    “谢谢哥哥。”
    “那,小巍喜欢哥哥吗?”
    “恩!我最喜欢哥哥了。”
    赵云澜欣慰的摸了摸小鬼王的脑袋。

    【特调处微信群】
    09:13
    小郭:我,我,我看见赵处带着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孩子去游乐场了啊!还给他买了个棉花糖,还温柔的摸他脑袋!
    大庆:小郭,你是不是没睡醒啊,做的白日梦吧。喵~
    祝红:小郭,你需要清醒。
    小郭:副处,红姐,我说的都是真的!楚哥也看见了!@老楚
    老楚:恩。[摸头杀.JPG]
    小郭:看!我不是做梦。
    大庆:!老赵有孩子了?!
    林静:!老赵有孩子了?!
    祝红:!赵处有孩子了?!
    小郭:!赵处有孩子了?!
    老楚:。
    赵处:!我咋有孩子了?!什么情况?
    赵处:[黑人问号脸.JPG]
    赵处:还有,老楚小郭,你们怎么会在游 乐 场 呢?
    大庆:对啊,你们怎么也在游乐场?
    林静:对啊,你们怎么也在游乐场?
    祝红:对啊,你们怎么也在游乐场?
    赵处:@老楚 @小郭
    小郭:我,我,我。是楚哥把我...
    『老楚将小郭移出群聊』
    老楚:[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JPG]
    『老楚退出群聊』
    赵处:?
    大庆:?
    林静:?
    祝红:……

    赵云澜放下手机,跟我斗,呵。

    10:26
    林静:所以,那个孩子到底是谁???
    大庆:谁知道呢。[白眼.JPG]
    大庆:说不定是他私生子。
    大庆:可怕。
    林静:可怕。

    “小巍,走,哥哥带你飞。你想玩什么?过山车吧,来来来,我们去买票。”
    “小巍,不要怕啊,害怕就叫出来。”
    “开始了啊,别怕。  啊―”

    过山车缓缓停下。
    小鬼王下来后,惨白着一张小脸。
    赵云澜立马就后悔了。本来想看沈巍害怕的样子,结果害的他这么难受。
    “宝贝儿,我错了。我带你去吃午饭吧。”
    小鬼王摇摇头,“我想去湖边。”
    “好。”

    他们在湖边找了一个阴凉处的椅子,静静地坐着,吹着风,感受着夏日的活力。

    赵云澜刚要去拜会周公,突然感觉胳膊一沉。低头一看,小鬼王白着一张小脸躺在他胳膊上睡着了。
    “唉,睡着了。好吧,中午就在家吃吧。”
    赵云澜轻轻抱起小鬼王,放在副驾驶上,系上安全带,在平坦的道路上驶回家。
    ___
    |家|
    ---
    赵云澜抱着小鬼王轻轻放在床上。细细描绘着他的脸。越看越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看着他沉睡的面容,赵云澜忍不住抱着小鬼王睡了一会儿。

    时间流逝。

    “汪 汪 汪”
    赵云澜被小奶狗的叫声吵醒。拿出手机一看,已经下午一点半了。赶紧起来做午饭。
    可是,他会的只有泡面。无奈。
    为了小沈巍的身体健康,他点了两份盖饭外卖。
    哦,对了,还有一份肉骨头。

    “恩?哥哥?”小鬼王睡醒了。
    “宝贝儿,乖,起来吃饭了。吃完饭再好好休息,啊。”
    小鬼王听着赵云澜嘴里叫的宝贝儿,忍不住又红了耳朵。

    晚上

    “这是什么?”小鬼王在自己枕头底下发现了一个包着花纸的盒子,疑惑的问赵云澜。

    “咳,小巍啊,这个,是我随便弄的,你看看,你喜欢吗?”赵云澜眼睛不受控制的四处飘,就是不看小沈巍。

    小鬼王打开一看,是小号星空棒棒糖做的一串手链。
    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赵云澜心想:当年沈巍送我一串獠牙项链,怎么着我也得给他一个项链啊。我喜欢棒棒糖,那,给他做一个棒棒糖的项链,多新颖。

    “七夕节快乐,沈巍。”赵云澜在小鬼王耳边轻声说。
    “七夕节快乐。”小鬼王说,“七夕节是什么节日?”
    “emmmm,你只需要记住,七夕节是我们的节日。恩~”
    “你,你不要这样。”小鬼王拿手推开赵云澜,“我的心跳的好快啊,我有点难受。”
    “没事,这是正常现象,别怕。”
    “很晚了,我们睡觉吧。”
    “恩。哥哥晚安。”
    “小巍晚安。”

    深夜

    “沈巍,我爱你。”

    【特调处微信群】
    22:30
    赵处:滚。
    赵处:什么私生子?
    赵处:你们奖金不想要了吧。
    赵处:汪徵,扣林静奖金,扣大庆小鱼干。
    赵处:@汪徵
    桑赞:赵,赵处,汪徵她休息了。我知道了,我会给她说的。
    大庆:滚。
    林静:赵处,别啊。祝您和沈教授白头偕老长长久久。
    赵处:林静奖金不用扣了。@桑赞
    桑赞:好的赵处。赵处晚安。
    赵处:晚安。
    23:59
    大庆:呵,人类。
    大庆:[你们离挨打就差这么点了.JPG]


    注:把朱亚文在声临其境里说的那几声“宝贝儿”带入文里的“宝贝儿”。
           我的妈呀苏死了。

㈡ 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赵云澜低头一看,正好对上一双黑色的眼睛。那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宝贝儿,看我...”赵云澜不正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怀中的少年打断:“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你怀里?”

    说罢,看了看周围,没有幽畜,没有鬼魂,唯三的活物就是面前的人、小奶狗,还有一只肥胖的猫。噫,真胖。

    正当他神游天外的时候,忽然发现抱着自己的人在抖。
    “你...”“你...”
    “怎么了?”少年疑惑。

    “你,不认识我了?”赵云澜的心头突然涌起一阵无力感。仿佛体会到了当年沈巍对待不认识他的自己时的那种感觉,极力的克制。

    “恩,不认识。不过我觉得你长的真好看,我想和你做朋友。”少年不知道面前的人为什么会露出一副让人感到心酸的表情,想不明白。就表达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赵云澜,特别调查处处长。你呢?”既然他不记得自己,那就重新开始吧。正好,可以完成自己还是昆仑君时候的小愿望了:看小美人长成大美人。不,应该是将小美人养成大美人。赵云澜这么一想,心里顿时痛快多了,脸上也重新带上了笑容。

    “……嵬,是一个鬼王。”少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哪个嵬?”
    “……山鬼。”
    “山鬼?”赵云澜挑了挑眉,“应景,只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得了。你就叫,‘沈巍’吧。”  ①

    “嘶―”少年痛苦地捂住头。
    “小巍,你怎么了?小巍!”
    “我觉得,你刚刚说的话,好熟悉。可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就不想了。乖,别怕,我带你回家。”赵云澜见他对这句话有反应,及高兴又心疼。没有办法,先带人回家再说吧。

    赵云澜抱着少年走到半路,突然感觉忘了点什么。想不起来,算了。
    这时,怀中的小鬼王拽了拽他的衣服。
    “怎么啦?”
    “我记得好像还有一只猫和一条狗也在那里。”
    “……”
    ________
    |他们的家|
    -----------
    已是深夜。
    到家,赵云澜把那只猫和小奶狗扔到沙发上,就去浴室给小鬼王弄热水给他洗澡。
    “小巍,来,洗澡。会吗?”
    “恩。”小鬼王点了点头。
    “乖,去洗澡,我去给你准备衣服和吃的。你想吃什么?”
    “我,不挑食的。”
    “唉。不用拘束,在我这里。”赵云澜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发,突然感觉:天呐,长发!摸起来好舒服!不可以,要忍住!
    “咳,”赵云澜在小鬼王疑惑的眼神中,恋恋不舍的放下手,“去洗澡吧。”
    “我把衣服给你放在外面了啊。”
    “恩。”

我不会写了...
   
   
①:摘抄自p大的原著。
   
    不会写的我只能避开赵云澜给沈巍洗澡的桥段,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沈巍身为鬼王却会用这种现代化的东西。  -_-

原谅我现在才发而且还这么少
我脑子里的东西要没了...
学车使我快乐。

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原著向) 长篇
  不定时更   肯定HE
  甜

楔子
沈巍以身殉大封,生三魂七魄。
赵云澜获得记忆,昆仑君重现。
生活回到了正轨。
特调处一如既往,热闹且温暖。
众人的生活轨迹回到了从前。
对了,他们还搬了家。
_____________
|龙城大学路九号|
----------------


    某天下午
    赵云澜溜去沈巍教室听他家沈教授讲课。
    汪徵桑赞在一起整理图书区的藏书。
    楚恕之在外面训练郭长城。
    林静不知道又跑到哪里破戒去了。
    只有大庆自己孤零零的呆在特调处看家。
    __________
    |特别调查处|
    -------------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有人在吗?”

    大庆变回人身叼着小鱼干就去开门,“谁啊?大清早的来扰人清梦。”

    “沈教授?您怎么来了?我们处长去找你了啊,您不知道吗?”看见沈教授低着头,大庆有些疑惑,而且感觉今天的沈教授有点......恩,怎么说呢,给人的感觉跟平时不太一样。沈巍抬头看了大庆一眼。大庆禁不住打了个哆嗦。恩,眼神也冷嗖嗖的。

    于是大庆心直口快的问了出来,“沈教授我怎么感觉您今天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啊哈哈。”

    “哦?是吗?我,就是变了一个人啊。”沈巍一边说着,一边弄晕大庆,又顺便把他变回猫,大庆都来不及呼救就不省人事了。沈巍捡起大庆掉在地上的手机,抱着猫离开了。

    在外人眼里,就是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士敲开了特调处的门,和里面的人交谈一会儿之后,抱着一只猫离开了这里。

    一点都不奇怪。
    ________
    |龙城大学|
    ----------
    “赵云澜!”沈巍实在忍不住,红着耳朵吼了赵云澜一声,“你给我回去工作。”

    赵云澜被沈巍赶回了特调处。理由是:在教室打扰老师心情,扰乱教室秩序。恩很棒了。

    于是,赵云澜坐在摩托车上,给了沈巍一个飞吻,哼着歌开着摩托就溜了。留下沈巍慢慢红了耳朵尖。
    __________
    |特别调查处|
    -------------
    赵云澜停下车,拆开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往特调处走去。

    唉?这门怎么开着?肯定是那帮臭小子又忘了关门。赵云澜心里想。哎呦,没人看家?胆子肥了都,老大不在就敢翘班。

    “赶  紧  给  我  回  来  工  作 。”赵云澜拿出手机从他们群里心平气和地发了个语音。

    五分钟之后,特调处众人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认真地工作着,热情地讨论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赵云澜环顾一周。大庆呢?那只肥猫又去哪浪了,连上级的话都不听。

    “汪徵,给肥猫打电话,告诉他说如果五分钟之内再不出现在我的眼前,他的干煸小鱼干和年终奖就要彻底消失了!”“恩,好的。”

    “吱呀―”所有人期待地看着大门。沈巍推门而入。“怎么了,都看着我。我有什么问题吗?”“没啊,宝贝儿你有什么问题。这不是等大庆呢嘛。”
   
    “嘟―嘟―  喂,副处,赵处说...”赵云澜一把把手机从汪徵手里拿过来,按开免提,“我说肥猫,你不仅长的肥,胆子也肥了啊,再不过来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喂,赵处长,好久不见啊。你还记得我吗?”

    “鬼 面 。”沈巍沉下了脸,“你不是..”

    “怎么,你是想说‘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还用那只猫的电话’是吗?呵,哥哥,你真是天真,我会不给自己留后路吗?我又不是昆仑君。”

    “大庆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它啊,睡的正香呢。哥哥你要是想把它接回去的话,今晚就去龙城外面的郊区找我吧,我们兄弟俩好好叙个旧。哈哈哈哈哈。对了,我不想到时候看到别人哦。再见。”

    “该死。他竟然还活着。”沈巍用力地砸了一下桌子。

    “宝贝儿,别急啊,气坏了身子就得不偿失了。”赵云澜抱住沈巍,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背,安慰着他。

    “云澜,我没事了,我先回家收拾收拾。”

    “你想一个人去?”这次赵云澜黑了脸。

    “我...”“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等着,我陪你一起去。”“那,好吧。”

    “你们在这里看家,听见了吗!”
    “是,赵处!”
  
    回到家,沈巍倒了两杯水,拿给赵云澜一杯,“云澜,给。”“现在才知道讨好我啊,晚了。”坐在沙发上的赵云澜拿起水杯,一饮而尽。

    不一会儿,赵云澜困意上涌,“沈巍,我先睡一会,你不能自己去,听见了吗!”“好。”

    看着赵云澜熟睡的面容,沈巍渐渐俯下身,在他额头上落了一个吻,“对不起。”说完,起身离开了家。
    _________
    |夜晚 郊外|
    -----------
    “鬼面,出来吧。”
    “哥哥,真听话啊。”
    “说吧,你叫我来做甚。还有,大庆呢?”
    “那只猫?好着呢。哥,我跟你斗了几百年,我也累了。毕竟我们兄弟一场,我想在..之前见你最后一面。顺便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说完,鬼面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
    沈巍一想就明白了,他并不是没有死,而是有了魂体后暂时的存活。

    沈巍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兄弟俩释然的时候竟然是这种场景。他不假思索,立马向鬼面输送能量,希望能阻止他的消失。
    结果这时候,一只即将渡劫的狗妖跑到了这里,一道天雷劈下,形势逆转。
    _____
    |新·家|
    -------
   “嘶,头怎么这么沉。”赵云澜从沙发上坐起身,向窗外一看,“我这是睡了多久啊。宝贝儿,沈巍?小巍?”
    赵云澜叫了几声发现没有人回应之后,就明白了。“沈巍,你给我等着。”
    赵云澜咬着牙放了一句狠话,随后收拾东西去找自家不省心的媳妇去了。
    ________
    |龙城郊外|
    ----------
    “沈巍―,小巍―,你在哪?” 等赵云澜赶到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吃了一惊。

    只见一个黑色长发的清秀少年躺在地上,身上是大了许多号的西装,一只小奶狗压在他的身上。旁边还躺着一只肥猫。

    赵云澜震惊地失去了言语。
    若不是那身西装,还有那张熟的不能再熟的脸,谁敢相信无所不能的堂堂斩魂使大人,竟然变成了小孩子。
    赵云澜赶紧把他抱在怀里。免得冻着。

    赵云澜正魂游天外胡思乱想,突然感觉怀里的人儿动了一下。
    低头一看,正好对上一双眼睛。

tbc.

刷LOFTER时依旧被@朱一龙  哥哥和@白宇WHITE  哥哥的颜值演技和各种各样的表情包圈粉。
我是读过这部小说的。
当知道《镇魂》拍电视剧的时候,我其实是不接受的。害怕像《盗笔》和《魔道》一样。
不过当我看到龙哥宇哥扮演的沈巍和赵云澜的剧照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说,就是他们!
真的,说实话,龙哥和宇哥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像从书里走出来的一样。
虽然我的脑海里没有成型的巍澜模样,但是龙哥宇哥扮演的他们瞬间弥补了我对巍澜的想象。
不管是长相,性格,亦或是给人的感觉等等,真的完全符合我心目中的巍澜形象!
而且细节表现,各种小表情什么的也让我感觉超开心!尤其是那种小心翼翼的感情啊。
虽然我是因为《镇魂》这部电视剧粉上的龙哥宇哥,但我会一直支持你们哒!
我知道肯定有一大把的人是这么想的,但是我还是想发出来。
配上几张从微博搞到的图。
嘻嘻。

羡慕微博由于叫龙哥哥哥被翻牌被诶诶的人  :(
我也想住在微博。🙃
等期末考试结束,我也去抢沙发!!

刷lofter看到宇哥龙哥的图太兴奋
有点睡不着觉。

emmmm 算了还是睡觉吧太晚了
晚安。

一个小日常

(短甜,超清水,一发完)

第一次写。如果不喜欢的话,评论的时候记得措辞稍微温柔点。Q_Q
顺便提一提建议。
(我觉得这篇好清水好平淡啊就像吃素一样。)

    沈巍赵云澜已经在一起了。

    今天的赵云澜在特别调查处依旧是瘫(葛优瘫)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无所事事。

    哦,不对,是在想他家的可爱害羞的沈教授。

    周五下午三点钟。

    “咚咚咚”

    “肥猫,去开门。”

    “滚,假和尚,我用爪子开吗?!喵~ 小郭,去开门。”

    “小郭!让那只肥猫自己去。”

    “楚哥,我...我去就行,没事。”

    “请问有人吗?”

    “!是斩魂使大人!”

    “宝贝儿~~”耳尖的赵处长一边喊着一边向门口跑去,还不忘瞪那几个人(哦,对了,还有妖、僵尸 -_-)一眼。打开门,给了沈教授一个熊抱。

    随后赵处长挑起沈教授的下巴:“宝贝儿,今儿下午怎么来这么早啊?是迫不及待想见到老公啦?恩?”

    沈巍低下头,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

    赵云澜看着这一幕,心想:天呐,我媳妇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爱害羞!

    然后沈巍抬起头,用他那双充满深情的眼睛看着赵云澜:“恩。想你了。”

    调戏不成反被撩的赵处长瞬间红了脸。

    特调处全体人/尸/妖员:这碗狗粮我干。-_-

    “对了,云澜,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早来找你吗?”沈巍期待地看着赵云澜。

    “我,额,应该知道?”赵云澜有点蒙。

    “你答应我今天下午一起早点去泡温泉的。我还特地跟别的老师调了一节课呢。”沈巍委屈,但他不说。只是用那种委屈中透露着一丝失望、一丝期待、一丝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忘记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快点想起来的眼神一直看着赵云澜。

    赵云澜被那种眼神看的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个渣男。

    特调处众员用指责的眼神看着他:不是仿佛,你就是个渣男。

    “走!现在就去!”赵云澜大手一挥,揽住沈巍的肩膀就要往外走。

    “等等等等!”林静拿着一分报告追了上去。

    “赵处,留步啊,还有报告没改完呢!”

    “你们自己看着办就行。我相信你们。”

    随后在特调处全员幽怨愤恨的眼神中,毫不犹豫地领着媳妇潇洒离开。

    “这是早退!死给。”

    “喵~ 身为领导竟然早退!”

    “阿弥陀佛,唉。有了媳妇不要工作啊。”

    “那个,既...既然赵处走了,是不是我们也...也能走了啊。”郭长城弱弱的说。

    一瞬间,所有人/妖/尸的目光钉在郭长城身上。这让郭长城浑身不自在。他以前从来都不是众人的焦点。

    “楚...楚哥,你们怎...怎么了?”

    “你小子,聪明了啊哈哈哈。”

    “走了走了回家,我还要吃小鱼干呢。喵。”

    “可是,赵...赵处到底走没走啊。”

    郭长城刚说完这句话,一眨眼,面前的人和猫一下子消失了。

    “咦,楚...楚哥,红姐,他们人呢?”

    楚恕之指了指窗户。(那里正好能看见他们的停车场。)

    “哦,那...那我也去看看。”

    赵云澜揽着沈巍下楼之后,心里稍微有那么一点点...愧疚。

    “哎,媳妇,我是不是该给他们发奖金啊,发个领导走了还坚持工作奖。”

    “恩。”

    走到车前,赵云澜忍不住往办公室瞥了一眼。

    就看见窗户上贴着三张脸,正直勾勾的盯着他们。仿佛在说:快走啊,怎么还不走啊。
   
    瞬间赵云澜心里的愧疚烟消云散。愧疚?不存在的。“媳妇,你上车等我。”说完,就带着杀气往回走。

    “天呐,赵...赵处又回来了。”

    他们看见赵处长又回来了,急忙回到自己位置上,热火朝天的讨论报告应该怎么改。连大庆都一本正经地坐在桌子上认真听。

    赵云澜推门而入,气急反笑,说:“我本来还想着给你们发奖金来着。结果回头一看,窗户上有三张脸盯着我。那眼神就像在说:快走快走!”

    说完,瞥了林静和大庆一眼。

    “还有小郭呢,你怎么不看他?阿弥陀佛。佛祖曰:要一视同仁。”

    “小郭这孩子这么老实这么乖,肯定是你们带坏的。”

    郭长城一不小心红了脸。

    “对了,告诉汪徵,让她记上:扣林静和大庆一个月奖金。”赵云澜说完,就去找他的小巍巍求亲亲求抱抱求安慰去了。

    林静和大庆面面相觑:明明是小郭啊?为什么不扣他奖金??? 我们才是受害者。
    [委屈.JPG]

    赵云澜走到停车处,就看见沈巍乖巧地坐在副驾驶等着他。心都要被萌化了。

    “mua。媳妇,我们出发喽!”
    “恩。”

END.

    想起高三(划重点)课间,班主任开车回家。我们班有一群人(至少十五六个,也包括我 -.-)趴在栏杆上直勾勾顶着老班的背影。(那个画面真的很美很吓人)
    老班一回头,吓得我们一瞬间冲到教室位置上假装学习。
    不一会儿老班走进教室,手里拿着车钥匙,气笑了,说:“我本来想走,走之前想回头看一眼你们。好家伙,一群人盯着我回家。我想了想,你们既然舍不得,那我就在这里陪你们待会儿吧。”
    我们班的人忍不住笑出了声...